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单俊明新闻博客资讯网

郭女士把价码从3元涨到20元

发布:admin06-11分类: 娱乐

  做慈善本是一件传递正能量的义举,但当自愿变成“被迫”时,又该怎样评价这一行为。

  近日,郑州有小学生家长向河南商报记者反映,他们几岁的孩子回家要钱,说是慈善日学校要捐款,而学校也发来提醒带钱的短信,家长感觉被“逼捐”。

  10月9日,市民郭女士8岁的儿子文文(化名)和她纠缠了一晚上。他回家便跟妈妈要钱,说是学校组织捐款,随后不久郭女士就收到校信通短信。

  看完短信,郭女士搞不清楚钱是捐给谁的,连个主办单位和捐助对象也不说明。经过一晚上的谈判,郭女士把价码从3元涨到20元。而文文的心理价位是50元。

  此前学校曾有老师患病,孩子们都踊跃捐款,在郭女士和其他家长看来,给老师捐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善举,而这种慈善日的捐款,没针对性,太笼统。

  “小学生能有什么钱,这短信就是让我们家长准备好钱嘛!”市民李先生很无奈,不过他不敢跟校方为此争吵,“毕竟孩子还要上学的。”

  河南商报记者向这所小学进行求证,教务处马老师表示,这在他们学校已经形成习惯了,每年这个时候都会组织捐款活动。对于家长的质疑,他表示理解,他强调,捐款是自愿行为,群发短信绝没有“逼捐”的意思,“各个班主任编短信也不会想那么多,因为每个老师也要捐的。”

  他说,“郑州慈善日”捐款是市里统一定的,每年都会向各个市直单位发通知,具体到学校就是“提倡老师捐一天的工资,学生捐一天的零花钱。”

  不过对于善款的用途,他本人也不是十分清楚,只知道这是用于助残助贫之用,由市里统一安排调拨。

  2007年,郑州市以法律形式确定每年10月16日为“郑州慈善日”。随后,每年政府都会下文“动员”,但此举一直备受争议,有人认为此举有点像“逼捐”,也有人表示支持:政府再不动员,谁来帮助困难群众。在慈善日捐款数额上,近年来也是节节攀升,2008年募集善款4662万元,到了2014年达到1.3608亿元。

  河南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数年来,不断有媒体对此提出疑问,并发起调查,最后得出的观点大同小异:要捐,就直接捐到受益人手里。

  2013年,一家媒体的投票中,对于“怎样促使这类活动得到社会更加主动的参与”,59.23%的受访者选择“改变宣传手段,让大家能够体验到具体的公益项目,让项目来打动人心”。30.1%的投票者支持“公布善款用途,让捐赠者能查询到自己的捐款流向和捐赠效果”。(原文来自河南商报)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在一起刑事案件中,办案方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分局,被指以其下属企业与社会企业合作,对外放贷,月息6%。而嫌疑人家属公开实名举报称,正是这种“官方高利贷”特殊的追讨方式,导致一家地产企业陷入停顿,企业负责人身陷囹圄。

  作为一个非典型消费者,我对这次改革,虽然失望,但很理解——自上而下的革命不可能,自下而上的革命不允许,那就只好这样慢慢“深化改革”。

  在机关了混了三十多年,不说阅人无数,至少也有“河东河西”的积累。要说在机关混,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譬如像黄健波先生总结的那些情商,在我看来就属于比较“难”的。但更难的还不是这些。

  这些年来,弹丸小国制造的诺奖也在书写它自身的历史,成为中国故事中不折不扣的境外势力。诺奖所作所为,就是在中国人的精神上刻下红字。有人惧怕它如洪水猛兽,有人奉其为无上的荣誉崇拜。红字熠熠生辉,不是诺奖“刀工”了得,而是此国不断供应了上等“皮肤”。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