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单俊明新闻博客资讯网

可见其精准和高超的识图能力

发布:admin05-14分类: 国内

  “黑洞图片”版权问题引发的关注,已超乎人们刚开始的想象。甚至连国家版权局也专门发文称,各图片公司要健全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营,合法合理维权,不得滥用权利。此外,即将开展的“剑网2019”专项行动也将把图片版权保护纳入,以进一步规范图片市场版权秩序。

  人类的首张黑洞照片,本应该霸屏各大媒体头条,却生生被另一个“黑洞”——视觉中国版权风波,抢了风头。

  4月11日晚间,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连夜依法约谈了视觉中国,责令该网站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全面彻底整改。

  据说,黑洞是个“无底洞”,会把周围任何物质(包括光)都吸进去。这么多年,黑洞到底吸走了啥不得而知,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因为一张照片,视觉中国的光被吸走了不少。

  4月9日晚,人类首张黑洞照片公布,随后视觉中国图库中出现此素材并公开售卖价格,引发热议。

  对此,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表示,该图只能用于新闻使用,不能用于商业用途。

  同时,视觉中国客服已经向客户准确报价了:新闻传播800元,商业用途需要特别申请,价格3000元起步。

  纳尼?全人类的顶尖科学家们耗时两年拍下来的照片,成了视觉中国的版权图片?新闻媒体用一次就要800元?视觉中国真的这么神通广大?

  按照柴继军的说法,视觉中国是通过合作伙伴获得编辑类使用授权。而这个合作伙伴,就是大名鼎鼎的法新社。

  ESO明确表示:“除非特别注明,在ESO官网上发布的图片等内容均根据知识共享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4.0International License)获得许可,并可在非独家基础上免费复制,前提是内容的来源被清晰地标明且对用户可见。”

  针对视觉中国售卖黑洞照片一事,ESO表示,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ESO从未、也不能将图片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且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ESO,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自称是视觉中国代表的人联系过ESO。

  没有联系过版权方,就声称自己拥有编辑类使用授权,还把可以免费复制的照片标价数百元甚至数千元,视觉中国顿时陷入了“四面楚歌”。

  4月12日上午,视觉中国方面再次回应版权一事,柴继军在电话中承认,确实并未直接联系欧洲南方天文台,是通过法新社拿到的编辑类使用授权。他强调,不是每张照片都需要直接联系到作者,“我不可能每张照片都自己去搜集啊,这是我们的正常运营情况”。

  纷纷扰扰下,各媒体、组织、网友还发现,视觉中国还把国旗、国徽及国家领导人的图片拿来售卖。

  国旗、国徽就不用说了,法律明文规定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被扒出来的国家领导人图片,视觉中国也没有取得授权。

  视觉中国给出的回复是,这些不合规图片,经查由视觉中国签约供稿人提供,视觉中国作为平台方负有审核不严的责任。

  》记者介绍,2006年颁布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为四类网络服务提供者规定了免予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形,又称“避风港”。

  “避风港”原则是指在发生著作权侵权案件时,当ISP(网络服务提供商,如微信公众平台本身)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如果侵权内容既不在ISP服务器上存储,又没有被告知哪些内容应该删除,则ISP不承担侵权责任。搜索引擎、网络存储、在线图书馆等方面都遵循这个原则。

  此次,视觉中国能适用“避风港”吗?朱巍说:“视觉中国在此事件中,承担的是内容提供者的角色,显然不适用”。

  更让吃瓜群众吐槽的是,视觉中国在“维权”时,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把图片全部筛出,可见其精准和高超的识图能力,为何在审核时却如此“不严”呢?

  其实,如果仅仅是出于版权保护的目的,大型图片类网站对于版权所有者是有利的。

  》提到自己被维权的经历,“2017年11月,我突然收到一笔4000元左右的维权费用,查询后发现是自己在平台上10多张图片被侵权,平台维权成功后,给我的补偿”。

  古月说,视觉中国版权风波发生后,自己摄影师圈里的朋友们有很大一部分都站了视觉中国,“如果没有这样的平台,摄影师自己想维权,太难了”。

  不过,古月坦言,根据收到的补偿金额推算,视觉中国赢得了至少10倍的赔偿金。

  换句话说,按上述说法,侵权方在付出了最少4万元的代价后,版权方收到了4000元,而视觉中国获得了3.6万元以上的“收益”。

  这不禁让人想到,如果是“没有联系上原作者”等原因,导致没有获得授权,但依然被视觉中国声称有版权的图片,一旦该公司进行“维权”,这些“赔偿金”将全部落入视觉中国的口袋。

  2018年春节期间,某中国500强企业,拥有1.8亿用户的APP突然被苹果应用商店下架,直接影响春节档销售。经了解,原来该企业APP中,有用户上传了4张图片,据说是侵害了某公司版权。

  按照苹果方面的规定,重新恢复上线需要获得所谓投诉人的许可,当该企业找到投诉人公司时,被告知,这4张图的代价高达800万元,否则该公司拒绝许可恢复APP上线。

  “这是典型的勒索行为,择肥而噬,利用规则漏洞,以维权之名,到处碰瓷获取非法利益。”朱巍说。

  此前,视觉中国否认过自己存在“维权——诉讼——和解——签约”的“勒索式商业模式”。

  作为上市公司,视觉中国的很多经营情况需要向公众公开,在吃瓜群众们的深挖下,一系列数据浮出水面:

  视觉中国公告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其合并层面营业收入70122万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006万元,毛利率高达63.73%,总市值高达196.2亿元。“视觉内容与服务”占上市公司总收入的81.81%,这其中就包括版权纠纷收入。

  这么高的收入、这么高的毛利率,背后有没有“维权官司+补偿协议”的吸金模式呢?

  据裁判文书收录网站Openlaw的数据显示,2018年与视觉中国有关的法律诉讼共计2968起,平均算下来,视觉中国每天要打15.6起官司。

  据业内人士透露,视觉中国在天津某法院常驻了法务工作人员,版权风波爆发后,还被笑称,“哥们儿终于可以歇歇了”。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80207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